鄭人豪
2020年3月4日
樟樹、樟虎、再現

過去很多資料跟教科書都說,台灣雲豹絕種是原住民過度獵補,一直到現在都還存在著這種迷思,可是,其實還是跟政治有關...在臺灣原住民族間,尤其是居住在南部的排灣族和魯凱族,普遍流傳著類似的有關臺灣雲豹和臺灣黑熊的神話故事。"最早的時候,豹與熊的身體都是白色的,也是好朋友。有一天,豹在森林裡遇到了熊,就問熊說:「你能幫我的身上彩繪嗎?」熊回答說:「可以啊!那你也可以幫我畫嗎?」豹說:「當然好啊!」於是,熊先幫豹畫,花了很長的時間,很小心地畫,才在豹的身上完成了美麗如雲紋般的圖案,熊也因此太累而睡著了。輪到豹幫熊畫的時候,豹卻沒耐心地草草作畫,拿起鍋底的煤灰就往熊的身體塗。結果,只有胸部因為打瞌睡而塗不到,因此還是白色的,其他的地方都是黑鴉鴉的一片。然後就留下沉睡中的熊,自顧自地跑去玩了。熊醒來後,發現全身一團黑,非常生氣。找到玩耍中的豹,正要一口咬下去的時候,豹卻冷靜地制止牠,並說:「這是因為我以後每次獵到山豬時,都會分給你一分,為了避免和其他的獸類搞錯,所以才特別把你染成黑色的。」熊聽了後,就很感謝地與豹分手了。不過,豹後來並未實現牠的諾言,因此熊非常地生氣,不但不與豹做朋友了,而且每次只要遇見豹,便會撲向牠。因為豹害怕再被熊攻擊,從此以後,有熊出沒的森林中,就很少看得到豹了。

博物學家史溫侯19世紀繪製圖


樟樹,常生長於溪谷間的開闊地,且橫向伸展。在台灣漢文化時代跟道教信仰的來臨時,樹下裝水的花瓶,變成了樹公王公土地公。以道家風水之說,樹亦有分陰陽,榕樹樹冠寬大,多喜長在多水潮濕之地,樹下多陰暗,容易滋生蚊蟲,因此風水上歸為陰樹,一些住家多不喜歡在家中種植榕樹。楓香喜歡生長在乾燥的向陽地,夏季枝葉扶疏,冬季落葉,寶貴的冬陽可以照進屋內。所以一般落葉樹多歸為陽樹。樟樹就是陽樹,所以大家都會喜歡在下面乘涼一直到日本時代,泡茶下棋休憩的地方一定是大樹下,那時候已經慢慢轉變成屬陰樹的榕樹了。

南投草屯神樟

八零年代大家樂賭博流行的時期,許多老樹成了樂迷逼問明牌的工具,樂迷在老樹樹頭上擺上用玻璃罩起來的沙盤,希望樹神能指示明牌,樂迷相信只要夠虔誠,樹神會在沙盤上浮現會中獎的數字,有時沙盤上會出現各種奇形怪狀的圖形,樂迷們認為只有有緣人才能破解天機,猜到正確的號碼。雲豹又名烏雲豹、艾葉豹、樟虎,很有可能以前只有在低山的闊葉林才有,台灣低山到平地以前最多的就是樟樹一般大家都認為樟樹能驅蟲,是沒錯,不過樟樹的嫩葉可以復育六種鳳蝶,一般最常見到的就是青帶鳳蝶連皇蛾,翅展28cm以上的飛蟲,也靠樟樹生存的。樟樹的樹幹也可以復育多種天牛與金龜子,台灣最大的長臂金龜就很喜歡在大樟樹的中空樹洞中產卵,取食其中的腐植土。樟樹的果實則是多種鳥類的美食,松鼠也會取食樟樹的果實。所以一片樟樹林就是很完整的食物網,雲豹也很有可能住樟樹洞在樹洞生小孩

早期一小批一小批的漢人來台冒死上山砍樟,早在清光緒年間被禁,不過還是有不怕死的上山。這樣的效率還是有限不過到了日本時代,早期就大量的出產樟腦外銷,我還看過以前砍過的老樟樹樹幹痕跡,我要大步跨三步的直徑大小。19世紀中期,世界第一種塑膠賽璐珞的發明,要用大量的樟腦製造,19世紀末,台灣、日本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樟腦油生產地,產量互爭世界第一,成為宰制全世界經濟的重要林產品。當然,台灣原始樟木林也付出砍伐一空的慘痛代價。當時台灣低海拔的樟樹林區遍佈腦寮,腦丁大量砍伐樟樹熬治樟腦,然後將砍伐跡地開闢為茶園,種植農作物。由於樟樹品系甚多,生產的樟腦良莠不齊。日本時代為求樟腦品質優良均一,曾指定一些大樟樹為採種母樹,不得砍伐。很多地方的老樟樹都因日人指定為採種母樹而保留下來。



桃園楊梅永寧750歲老樟,全台最老

也許就是要這種枝枒跟共生植被,才會有雲豹倒吊轉身伏擊鹿的場面,於2019年位於台東近屏東的阿朗壹部落傳出數次募集紀錄,更為亞洲雲豹發動募款,一時之間媒體爭相報導,也使雲豹成為近期台灣熱門話題之一。在雲豹疑似現蹤的報導稍告一段落後,我們不禁去思考,到底是不是四十年未見,真的完全絕種了? 參考鄰近中國西雙版納的報導中(註一),我們可以歸納出幾個重點,雲豹離村莊都很近,約五公里內。2. 台灣在此之前從來就沒有物種宣告滅絕過。3. 拍到雲豹的地方,都有很多山羌跟雉類。4. 幾乎都在乾燥的山坡或山脊上,討厭潮濕。5. 偏好低海拔闊葉林。6. 西雙版納在2016拍到之前十年,都沒有發現過雲豹。我們再去審視2010年所發表的雲豹分類論文(註二)中,所提及之台灣樣本,當中有用到台灣的標本,是一件1910年得自Teraso(屏東滿州的豬勞束山,今天里德社區一帶)的幼體頭骨樣本,標本保存在德國柏林的自然史博物館,標本編號ZMB56311,因為是幼體頭骨,不是毛皮,意味不太可能是渡海交易來的,比起台灣博物館保有的其他日殖時期的雲豹標本、排灣族頭目們的雲豹皮、史溫侯在蘇澳獲得的毛皮(臺灣亞種的模式標本),柏林這件標本是真正臺灣雲豹的可能性高得多。 再者,墾丁龜山遺址中也有出現雲豹牙雕(註三),因此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台灣以前雲豹的確是穩定存在的。

龜山遺址中的雲豹牙雕


柏林自然史博物館展出的雲豹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的台灣雲豹模式標本

依據國內學者超過10年的調查顯示,目前水鹿、山羌、野豬族群的數量,跟林地更新與水土保持存在衝突關係,台灣獼猴數量增加與鳥類繁衍之間也是。而中大型動物數量快速上升,在完善狩獵制度與管制之外,更需要高階的捕食者(如雲豹)進入生態鏈中,除多元、豐富物種外,更期待能發揮平衡山林生態的關鍵角色。以目前台灣的棲地情形估算,研究者認為可承載的雲豹個體應有600隻,然而相較近20年來或許不超過10次且較難以證實的目擊次數/隻數,雲豹族群,與雲豹相關的文化社群,以及棲地復育工作等,都需有更具建設性、與更具力道的資源投入才行。在2018年10月,國內里古烙的文化社群代表、生態學者,與跨國的IUCN專家、伊比利猞猁野放工作者、雲豹野放與照養經驗人士齊聚一堂,便是想趁此機會交流並討論野放保育對我國部落社群、森林棲地的影響為何(註四)。

臺灣對於雲豹復育的企圖,也吸引國際保育團體的關注。國際貓科保育組織「潘特拉」(Panthera)近日透過野聲環境生態中心接洽來臺,拜訪屏東霧臺魯凱族代表、林務局和地方NGO,希望了解臺灣雲豹引入復育的可行性。於今年一月14日潘特拉執行長勞奈(Frédéric Launay)到屏東霧臺鄉與魯凱族人交流,透過魯凱語、中、英文翻譯,聆聽魯凱族有關雲豹的傳統文化、山林智慧和狩獵倫理等議題。勞奈也分享潘特拉在國際上復育貓科動物的經驗和成果。下午在佳暮族人的帶領下,他們進入原鄉山林踏查,認識原住民的傳統領域和屏東山巒文化,勞奈對於魯凱族人分享的山林智慧印象深刻。他說,「雲豹的價值深刻地烙印在在地居民的文化歷史和哲學之中,在成功復育雲豹的道路上,幾乎已達成了九成。」他指出,在全球其他地方,往往必須花費很多時間解釋,才能喚起民眾了解貓科動物對森林和生物多樣性的價值,但是他從魯凱族人的分享中,看到他們與雲豹的緊密連結,以及對山林環境永續利用的態度。(註五)。



參考資料

1. 渐行渐远的中国云豹<https://www.guokr.com/post/792373/?fbclid=IwAR2gspxEmyldC24H-fNZlxlwD00h3LiOqhlolKIkquJ1tuIoNYGsBbRT0NU>

2.Geographical variation in and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the Sunda clouded leopard (Neofelis diardi) (Mammalia: Carnivora: Felidae) with the description of a new subspecies from Borneo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1055790310004306?via%3Dihub&fbclid=IwAR0S64dJJ76bxPxhXYnayNS5lekUrzJ5KaaP-lv8OXjeHQWS6mr2oj8W6gw>

3.墾丁國家公園 解說教育叢書之十二 恆春半島的 人文史蹟< http://video.ktnp.gov.tw/kt/pic/pdf/%E6%81%86%E6%98%A5%E5%8D%8A%E5%B3%B6%E7%9A%84%E4%BA%BA%E6%96%87%E5%8F%B2%E8%B9%9F.PDF>

4 .于詩玄/雲豹的文化重量(下):以部落自然主權引領生態修復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0124/3678991>

5.雲豹能重返臺灣山林? 國際保育組織來臺:要當地居民希望牠們回來 <https://www.natgeomedia.com/environment/article/content-10387.htm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