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兩年的出走:澳洲Working Holiday (1)

開始寫這個專題的原因,是因為那兩年在澳洲工作假期中,除了拍照和部份影片紀錄之外,並沒有以文字作更詳細的記載,因此希望趁現在我的記憶還清晰的時候,把整個旅程用文字記錄下來,到將來有一天我老了,患了老人痴呆,也可以藉著閱讀這些文章,回憶起原來在我年青的時候,曾有過這麼一段快樂的旅程。
NT$0.00


Uluru (aka Ayers Rock) - Northern Territory (攝於2014年4月12日傍晚)

開始寫這個專題的原因,是因為那兩年在澳洲工作假期中,除了拍照和部份影片紀錄之外,並沒有以文字作更詳細的記載,因此希望趁現在我的記憶還清晰的時候,把整個旅程用文字記錄下來,到將來有一天我老了,患了老人痴呆,也可以藉著閱讀這些文章,回憶起原來在我年青的時候,曾有過這麼一段快樂的旅程。

從澳洲工作假期完結後,回來香港已有5年多了,最近終於下定決心,把那兩年在澳洲的經歷和感受用文字記錄下來。7年多前,我毅然拋下香港的一切,決心來到這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生活一段長時間,當天的回憶,到了今天依然歷歷在目。現在回看,我不但沒有半點後悔,還十分慶幸當時自己作出了這個改變我一生的決定。也希望藉這次機會,把當時我所拍下的照片、影片、及有趣的工作經驗,跟大家分享。你可以用「這是一部真人真事的小說 / 遊記」的心態來閱讀,希望能帶給大家身歷其境的感覺。


Event Marketing的辛酸

2012年中,那時候是我從事event marketing工作的第5年,每天早上8點出門,平日下班後回到家裡往往已經是晚上10點多,每當有商場活動或節日的前夕,因為要監督大型裝飾物的組裝或拆卸工程,甚至要工作到第二天的清晨。我試過最長的工時紀錄是連續工作43小時,也試過在同一個商場內逗留超過24小時沒有離開,中間大約也有坐下來「睡」個二十分鐘吧,現在我回想起來也不敢相信。除了工作,我沒有任何私人時間與朋友相約吃飯,或陪伴家人,因為工作時間長,放假時也沒有什麼心情外出,寧願宅在家中,上上網、看看電影。單身的我也感到份外孤單,有心事也不知可以和誰傾訴。當然了,誰願意跟一個工時長、節日假期必須工作的人在一起?每年的聖誕節、除夕夜、農曆新年,一般人都會跟家人朋友在一起,而我卻是在工作中渡過。我甚至想放三天有薪年假也要提早三個月申請,但也不一定能通過。這段時間可說是我人生中的一個瓶頸,5年以來早出晚歸、日夜顛倒的生活已經令我厭倦了,明明是十分討厭這種生活方式,但當時的我卻找不到方法,或者也可以說是沒有勇氣去改變。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10年後的我會跟現在的我一樣嗎?我相信很多人也曾經對自己有過這樣的疑問。


上天給我的答案

當我感到十分迷惘之際,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的安排,在同一時間竟然有兩個改變的機會同時主動找上我。一天下午,接到一通電話,是上一份工作的舊同事,他說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介紹給我,工資不錯,工作時間也比我當時的工作短得多,但我沒有立即答應他,因為我對那行業的興趣不大,就隨便回他說下星期再回覆他。正在考慮之際,在第二天早上的上班途中,我又突然接到朋友Eric的來電,他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到澳洲工作假期,我當下的反應時是,這一定是上天聽到我內心的聲音,才會接連給我改變的機會吧?即使我是一個無神論者。我不能再錯失上天給我的第二次機會了,我二話不說便立即答應了他,他感到難以置信,想不到我連考慮也不用就答應了他。原因很簡單,那時的我對前路感到十分迷惘,也找不到人生的意義,正想為自己找個出口。而另一方面,那時的我已經30歲,剛好就是工作假期的最後年齡期限,如果錯過了就再不能申請工作假期。「給自己一年時間 (當時我是沒有想過還可以多留一年的),放下現在的一切,出走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這正是我想要的答案,而這個決定也徹底改變了我之後的人生。在掛斷通話後,我不自控的微笑了一下,這是一個由心而發、已經很久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我臉上的微笑。

飛往澳洲的航班上 (攝於2012年12月3日清晨)

伙伴

Eric是我的舊同學,足有六呎高的他,也是我多年以來健身時的伙伴,他有朋友曾經到澳洲工作假期之後回來香港,也有一些朋友正在澳洲working holiday,所以他搜集到不少關於澳洲工作假期的資訊。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在網上申請澳洲工作假期簽證,那時候我申請visa的費用大概是245元澳幣吧,聽說現在已升至四百多元澳幣了,大概是因為澳洲工作假期太受歡迎了,申請簽證的人數也在每年增加,澳洲當局才會不斷把簽證費用調高。大約兩個星期的時間就收到澳洲當局的通知,working holiday visa申請成功了,我急不及待想要立即出發,但還是有很多事情要先處理。距離出發的日子大約兩個月前,向公司提離職的時候還被挽留,因為年近聖誕,是event marketing的peak season。跟Eric商討後,我們把出發日期定在12月初,這時也是澳洲農場工作的旺季,剛好也完成了在聖誕檔期的工作。買機票和預訂當地住宿,Eric已經一手安排好了,之後就是準備行裝。跟Eric一起出去買防UV的衣服、防蟲網、睡袋、還有一個大背包,這是為了之後在農場工作的裝備,因為澳洲的陽光極猛烈,在戶外工作必須要穿長袖的防UV衣服和帽子,不然皮膚必定會被曬傷。而田野間也有很多飛蟲,所以要準備防蟲頭套,以免飛蟲跑進鼻孔嘴巴。自備睡袋是因為農場的住宿不會提供被子,而且聽說床上會有床蟲跳蚤...... 

一切已經準備好,剩下的就是懷著緊張而興奮的心情,迎接那一天的來臨。


(不定期連載中待續……)

原文出處:https://matters.news/@atomleunghk/%E7%B6%93%E6%AD%B7%E5%85%A9%E5%B9%B4%E7%9A%84%E5%87%BA%E8%B5%B0-%E6%BE%B3%E6%B4%B2working-holiday-1-bafyreidgworq3xkwpo3aai4elxcd2kbbyu3aorom6elt2br2a4x3hsf42u?fbclid=IwAR2UPcZyWT1xG6eynPTZpKP9A6NjdjAxEnYejy-Fg_vPWs6HHm0n3T6ScV0

作者:橄欖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