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紅了
2020年3月30日
繁星錯了嗎?──用經濟學「機會成本」談選擇繁星升學,和我學會的事

「我是繁星入學的!」「喔──繁星啊。」

不假思索的回答時,空氣突然凝結了一秒……

我從未對於承認自己是個繁星生感到怯懦或自卑。

對我來說,繁星的選擇非但不需要遮遮掩掩,還深刻的影響了我的人生。


前言

經濟學在學什麼?問一百個學經濟的人,大概會得到一百零一種答案。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暫且會是:

學習藉由衡量『選擇』,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

作為經濟系大三生,雖說程度差強人意,但我的主修確實深深影響了我的思維邏輯,有不少時候,我總是下意識地用所學的相關概念作為出發點思考。對我來說,這樣的世界觀並不僅僅是貨幣、需求或供給等數字的流動,而是關乎一個人一生中做出的、一個又一個的選擇,有血有淚,有笑有哭。

在「橘子紅了」這個小地方,我想進行的是姑且稱為「選擇寫作」的書寫。我會寫寫人生路途上的選擇如何構成如今的我,以及我選擇如何理解周遭的世界。

所謂「選擇寫作」,是我寫作選擇,也是我選擇寫作。

在正式第一篇文章,我想用經濟學裡「機會成本」的概念作為切入點,聊聊自己進入大學的第一個重要選擇──繁星計畫。


「我是繁星入學的!」

「喔──繁星啊。」

不假思索的回答時,空氣突然凝結了一秒。

望著對方禮貌的微笑,你會意過來什麼……

連忙轉移話題,或是補上「喔我是XX高中的啦。」「其實我學測成績也夠申請呀。」於是,空氣這才開始再度流動起來。甚至,可能還因為高中校名的顯赫,多添了幾分歉意與崇拜目光。

繁星生,為什麼得面臨這些輿論壓力?

大學入學前,並不是沒有耳聞過以繁星計畫錄取大學的學生,容易遭受異樣言光的傳聞,但直到在新生季,大家的話題還離不開指考歷程、申請面試等,碰上幾次自報繁星生身分時的指指點點,我才驚覺,也許這並不只是傳聞。

作為一個自認「普通」的繁星計畫既得利益者──

「普通」的定義是,我既非來自繁星計畫原意要幫助的偏遠、資源缺乏的高中,並不是學測成績遠低於申請入學標準,卻藉此得到三級跳的機會;也不是來自明星高中菁英中的菁英,用繁星計畫早早結束升學路上的苦痛,校名、出身都僅是相當中庸的程度。

──我想來談談,為什麼對我來說,繁星的選擇非但不需要遮遮掩掩,還深刻的影響了我的人生。

接下來,我會用以下的篇幅依序闡述:

▉為什麼我選擇繁星計畫?▉選擇繁星給我什麼影響?

▉為什麼我選擇繁星計畫?

繁星計畫的原意是讓偏遠、資源缺乏的高中生,也能有錄取優秀大學的機會,大多數人對繁星的刻板印象也僅止於此。不過,也有不少繁星生可能是菁英學校中的菁英,或像是普通人如我,單純將其視為最適合自己的升學管道應用,用刻板印象一以概之,不能說是正確的認知。

所以我想先說說自己的案例,並用「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的概念幫助大家了解,為什麼我選擇繁星計畫?為什麼繁星計畫對我來說,會是個好選擇?


在機會成本的概念裡,任何選擇的成本除了包含「會計成本」(即可以用金錢衡量的),以及無法用金錢衡量的「隱含成本」。所謂機會成本,是放棄的選擇中,價值最高的那個,人們會傾向選擇機會成本較低的選項。

那麼,先看金錢方面。

比起需要製作備審、治裝、交通,乃至於住宿等費用的個人申請,或是拉長戰線、連帶可能需要更多教科書等支出的指考,繁星計畫所需的只有一本簡章和繳交志願名單的報名費,簡單明瞭、機會成本也最低。


除了金錢成本,促使我毫不猶豫地選擇繁星計畫的,更是「隱含成本」。

本段裡,我會從空間、時間兩個方面來說說隱含成本:

如果選擇個人申請或指考,我有沒有申請到更好志願的「空間」?

如果選擇繁星,我會不會有更多的時間?

如果選擇個人申請或指考,我有沒有申請到更好志願的「空間」?

查詢過歷年資料,我的繁星計畫在校成績條件、以及學測成績若用個人申請管道,落點相當接近。繁星雖說不見得進得了第一學府,維持在自己的目標:商管相關領域、前二志願學校,依舊相當妥當,而申請多了一層備審、面試手續,風險較高。若是指考,確實有可能再捲土重來更進一步,只是,由於深知自己較為傾向擅長平時累積而非短期爆發、國中升高中也透過在校直升管道缺乏大考經驗,存在著結果不進反退的龐大風險。

因此,在這方面,對我而言,申請、指考的機會成本相較繁星都更大一些。

如果選擇繁星,我會不會有更多的「時間」?

繁星三月放榜、個人申請五月放榜、指考七月放榜。距離九月的開學,很顯然花費在升學競爭的漩渦中的時間,繁星的時間成本是最低的,整整有長達半年較好自主分配的時間。


綜合會計成本與隱含成本,在不怎麼影響志願選擇、也能有夠多時間自主分配的衡量下,我最終使用了機會成本最低、對我而言會是最佳選擇的繁星計畫。

放榜那天下午,是連兩節選修歷史課。第一節下課時,老師招手找我過去。

「小妹啊,」高中的歷史老師總是笑呵呵的,拍著他那其實幅度並沒有多誇張的鮪魚肚,對學生東一句小弟西一句小妹親切的叫。上一節課,他就已經從班上七嘴八舌的討論間,知道了我錄取的消息,「以後我的課啊,你想看什麼書就看什麼。不想待在教室上課,去圖書館也可以啊。」

我知道你還是會看完,」他對我說。「不過你現在不用太擔心段考啦,所以多看點其他書,世界很大的。」

那天,我第一次在上課時間一個人走出了教室,沒有人攔。

外頭的陽光竟是如此燦爛明亮,而校園出奇地安靜。操場剛好沒有班級在上體育課,只有大樓飄出的朗讀聲與麥克風擴音隱隱約約。

和很多人相比起來,或許我相對後知後覺,但直到繁星這座分水嶺,我這才真的第一次在中學的教育體制(尤其當時所處的是極度升學導向的嚴格私校體制)裡,把握住機會權力,將「考試」和「學習」分開來。同時,發現「體制內」的規則要求、以及「體制外」的個人追求,是有可能兼顧的。


至此,繁星給了我重要的啟發:負責。

上榜前,有機會能夠選擇繁星,固然有些運氣成分,卻也是高中前兩年對自己的學習負責的結果。

每個人條件不同,走哪條路的機會成本會相對低也可能各自不同,但不管選擇繁星、申請、指考,都是為自己未來四年大學生涯負責,繁星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途徑。

而上榜後,高中時期最後一年的課業就是對自己負責,是的,大學目標塵埃底定的你,當然有權力這麼做。然而,作為基礎教育的一部分,高中時期的知識對於日後大學主修的基礎相當有關、跨領域的學習也能讓人有一定的先備知識,舉例而言,經濟系大一必修微積分就是延伸高三的極限、微積分入門概念,經濟學原理內容也在公民有所著墨,而歷史、地理等概念更是到哪都離不開,重大事件、地理淵源不但和經濟思想的發展多有關聯,也在後來對於我跨系選修阿拉伯文系的課程時很有幫助。

或許不再必要再投入一樣龐大的心血使用邊際效益遞減的鑽牛角尖式讀法,但知識就是知識,學會了、就是帶得走的。人之所以學習,不是只為了對分數負責。

後來,我還是相當認真準備了高中最後幾次段考,和一大批燃燒生命、熟悉範圍的指考戰士們短兵相接,老實說是相當吃力的戰鬥。

可正是由於我一直謹記歷史老師對我說的(即使他可能僅是隨口說說)的那句「我知道你還是會看完」,將其視為我會對自己的學習與知識追求負責的某種認可,因此,我始終兢兢業業的守護著這份責任。


▉選擇繁星給我什麼影響?

那麼,選擇繁星給我什麼影響?

首先,我從未對於承認自己是個繁星生感到怯懦或自卑。

不管從哪裡來、怎麼抵達,這都是各自的選擇,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並不是什麼不光彩的事情,不需要因為繁星生的身分被指指點點,也不需要畏畏縮縮。

「教育」,原先就是社會流動的一種途徑,下面的人想上來、上面的人不想下去,每個人各憑本事,歧視、爭辯、糾結於這個環節裹足不前並沒有什麼意義。

端看滿天繁星,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光點而已,人們鮮少去指責、更不會去問一顆星星:「為什麼你在這裡?」但當星與星在口耳相傳間被連成了星座,在人們的眼中就有了輪廓與故事。

待大學新生活開啟,當年幾級分、怎麼入學的話題就會被淡忘,一個大學生衡量同儕的那把尺,刻度很快就會變成分組時的合作情況如何、宿舍裡的生活習慣如何、社團裡的辦事效率如何……大學四年,人們會怎麼評斷你,和當年怎麼入學通常沒有太大關係──除非,錄取這所大學就是你人生中最光彩巔峰的一刻了。

只是,若真要用「不管什麼管道入學,現在只要再度站在同一條起跑點上,就沒有什麼差別」作結,對我而言卻也太鄉愿了些。

因為大學入學只是又一個轉彎罷了,或許有些人會被甩出賽道、有些人會藉此超車,但是這裡早已不是起跑線

是的,追逐、超越是有可能的,然而大學生涯開始後,多得是機會看見那些家世、資源、人脈……,看見那些在起跑點早就將自己甩在後頭、一輩子怎麼努力都無法企及的同儕們;多得是機會看見進了再好的大學也無法改變的問題。

人並不是「上了大學就好」,你不該期盼「大學」成為解決所有困境的萬靈丹,有很多解方是在學校圍牆外的、有更多問題是眼下幾乎無法解決的,大學四年,我們只能盡力對每一堂課負責、對待人處世的態度負責、對學校給予的資源與視野負責、對每次際遇與機會負責,盡力提升自己的能力、盡力活好自己的人生。

而作為一個普通的繁星生,繁星計畫如今回頭看,是個依舊讓我感激於能用最低的機會成本達到滿意目的的管道,而繁星之於我意義最大、並至今仍然深刻的影響著我的,更是讓我不忘時刻捫心自問:

長大的路途上,我有沒有為每個選擇負責?



原文連結:https://medium.com/%E6%A9%98%E5%AD%90%E7%B4%85%E4%BA%86/%E7%B9%81%E6%98%9F%E9%8C%AF%E4%BA%86%E5%97%8E-%E7%94%A8%E7%B6%93%E6%BF%9F%E5%AD%B8-%E6%A9%9F%E6%9C%83%E6%88%90%E6%9C%AC-%E8%AB%87%E9%81%B8%E6%93%87%E7%B9%81%E6%98%9F%E5%8D%87%E5%AD%B8-%E5%92%8C%E6%88%91%E5%AD%B8%E6%9C%83%E7%9A%84%E4%BA%8B-efba6e08a777

作者:陳湘琦. Hsiang Chi, Chen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