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事悠活誌
2019年10月15日
荷苞山不出產荷包蛋 它是一部台灣咖啡史

荷苞山不出產荷包蛋 它是一部台灣咖啡史

華山隔壁有座荷苞山
喜愛喝咖啡的民眾,對雲林古坑鄉華山一定不陌生,但是提起在它隔壁的荷苞山,卻比較少人知道。身為當地咖啡農第三代的劉易騰,7年前把中國大陸的鞋材工廠結束掉,回到荷苞山,致力於家鄉農產品經營。小時候就開始跟著父親從農的他,與當地村子裡的年輕人一樣,畢業後就離開農村到台中工作。

離鄉背井遠離農村
劉易騰當時會離開家鄉,就是因為看不到農業的未來,所以他第一份工作選擇與農業毫不相關的機械製圖,後來又去學習塑膠設計的技術,直到28歲那一年,在因緣際會下,跟著太太到中國大陸去擔任製鞋廠的台籍幹部,後來又自己開起鞋面製作工廠,自己當老闆,他從來沒想到,自己從15歲離開出生地逃避做農這件事後,再度回到這塊土地投入振興農村的行列,劉易騰;「離開24年後,家族希望有人回來接續祖傳的農地繼續生產」,因為這句話,提醒他自己,長年在外漂泊的心應該要回到最初的避風港穩定下來了。

從柳丁樹到咖啡樹
祖傳的六公頃土地,原本種滿柳丁和竹筍,劉易騰卻有不同想法,回到家鄉投農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家族會議,宣佈開咖啡廳的重大決定,「有沒有說錯啊,在山上開咖啡廳,要賣給誰」,大部份的人都質疑他的改變方式,但是沒有人知道咖啡廳只是劉易騰改造農業的其中一部份而已,他是有步驟性的推動咖啡再生計畫。放棄部分柳丁樹改種100顆咖啡樹,劉易騰意識到,大家搶種柳丁只會讓賤價拋售的後果一直惡性循環,為了不讓同樣的問題重蹈覆轍,他從轉作咖啡著手,避免農人整年辛苦的價值被盤商扼殺。

沒有荷包蛋卻有咖啡
荷包蛋一粒才十塊錢,咖啡一磅卻可以喊到上千,劉易騰選擇經濟價值較高的農作物來進行改造,目前家族的農場已經種出3000棵咖啡樹,以莊園模式經營這片「黑金」產業,這樣除了可以提高品質,還能提升價值。荷苞山海拔有300公尺,日治時代這裡還設置專工作站,負責管理80公頃咖啡區,可見當初栽種規模之大。深入研究台灣歷史的劉易騰表示,日本人當時將咖啡視為國內重要作物,嚴禁台灣人採收或移植,不要說喝咖啡,連認識咖啡豆都比登天還難。

日本咖啡傳台灣
劉易騰從地方耆老的口述中說道:「大約民國34年左右,日本人經過勘察後,選定花蓮瑞穗、南投惠蓀、台南東山與雲林荷苞山種植咖啡樹,當作海外的經濟農場,後來在斗六市還設置號稱遠東地區最大的咖啡工廠生產咖啡,當時祖父就工廠的一員,而父親劉漢朝則是第二代咖啡農,後來南美、東南亞等新興咖啡產地崛起,讓台灣咖啡逐漸沒落」。國民政府來台後,成立農復會(相當於現在的農委會和經濟部的功能),重新復原荒蕪的80公頃咖啡園,請日本人後藤博士協助技術發展,並斥資五百萬台幣興建717坪大的咖啡工廠,民國50年國內也開始有收購咖啡的交易。

咖啡農園轉型教育莊園
劉易騰為了讓遊客對荷苞山進一步認識,所以推出深度知性行程,課程包含認識產地咖啡、社區人文歷史和如何製作咖啡等等豐富內容。除了推廣咖啡文化外,更重要的是教育客人珍惜農作物的觀念。他將需要花上一週時間的咖啡製程濃縮成兩個鐘頭的深度導覽和實際體驗。有人就調侃劉易騰很會精打細算,讓客人甘心花錢花時間花勞力幫忙採豆,而且還要聽他說教,天底下怎麼有這麼好的事,劉易騰說:「現代人壓力繁重又無處可去,他從離家300公尺的日治時代工作站開始導覽,然後帶客人走上附近的咖啡森林感受大自然,最後回到莊園內欣賞60年老欉咖啡樹,並親自感受採豆的辛勞,離開前還能帶走自己親自烘培的咖啡回去當紀念,這樣的過程雖然是當地農人每天在做的事,對都會區來的朋友顯得格外珍貴,因為大部分的人這輩子喝了不少咖啡,卻第一次知道咖啡原來是這樣變出來的」。

開咖啡店的新不二法門
網路資訊發達,開咖啡店不能停留在只會煮咖啡操作機台的時代,否則隨時會被懂得品味咖啡的行家問倒,劉易騰就建議要開咖啡店的朋友,必須對咖啡的源頭和履歷充分了解,才能稱為專業,從田間管理、果實發酵、曝曬、去殼、挑豆等過程都應清楚,才能掌握品質,客人才會感受到你給予的價值,而願意付出價格回報。曾經是日治時代重要的咖啡產區,名氣卻被隔壁的華山凌駕,幸好有劉易騰和這群年輕農夫的投入,讓荷包山逐漸風華再現。

劉易騰小檔案
新民商工機械製圖
塑膠設計廠技術人員
中國大陸鞋材廠台籍幹部
鞋面工廠負責人
谷泉咖啡莊園 業務經理

谷泉咖啡莊園粉絲頁



留言
TOP